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生活消費 > 娛樂 >

“魔童降世”后,“封神演義”成華語電影熱門IP

2020-01-16 11:23 來源: 澎湃新聞 
摘要: 2019年華語電影的票房冠軍屬于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50億票房開啟了國漫的新時代,似乎也開啟了封神演義這一經典IP在華語電影市場的某種熱潮。 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片尾彩蛋中,

  2019年華語電影的票房冠軍屬于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50億票房開啟了國漫的新時代,似乎也開啟了“封神演義”這一經典IP在華語電影市場的某種熱潮。

  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片尾彩蛋中,已經明示《姜子牙》將接過小破孩兒的棒,同屬光線旗下彩條屋廠牌出品的動畫將開啟屬于自己的“封神宇宙”。得益于《哪吒》的爆燃表現,《姜子牙》不久后即宣布定檔2020年大年初一(1月25日)。

  1月11日,另一個國產動畫優質團隊追光動畫也宣布,2020年暑期檔將推出動畫電影《新封神:哪吒重生》,并曝光“浴火重生”版概念海報。導演是2019年另一部雖不及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影響炸裂,但同樣值得在去年好動畫排行榜上記上一筆的《白蛇:緣起》的導演趙霽。

  而更早宣布定檔暑期檔的本年度神話巨制《封神》則是今年整個華語電影目前已知的最大規模制作。導演烏爾善從2012年開始籌備,計劃打造“封神三部曲”,野心勃勃直指中國版《指環王》。

  短時間內電影市場的頻繁“撞題”是會令觀眾審美疲勞,還是打開觀看傳統經典的全新視角,我們還不得而知。但可以說,2020年的電影市場,《封神演義》已經成為年度最熱門國民IP,且幾部官宣作品都品質可期,各有看點。

  《姜子牙》:也許是史上最帥姜子牙

  《姜子牙》由光線彩條屋影業、中傳合道、可可豆動畫三家頂級動畫公司聯手打造。影片的兩位導演都擁有優質的國外動畫制作經驗,程騰曾就職美國夢工廠動畫,王昕則為頂級游戲公司暴雪前藝術總監,擁有超16年以上CG制作經驗。此番二人共為國產動畫而戰。

  而作為光線彩條屋“中國神話系列”第二部,電影《姜子牙》接棒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是一部兼具文化底蘊與顛覆創新的國漫巨制,放在春節檔也是全新的類型。據悉,影片以“封神大戰”為前情,講述了姜子牙跨越人、神、妖三界,為蒼生而戰的史詩傳奇。

  作為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“兄弟篇”,姜子牙的形象和哪吒一樣有所顛覆,不過不再是往丑的方向發展,觀眾甚至可能在這部電影里看到“史上最帥姜子牙”。影片一改“眾神之長”姜子牙白發老翁、仙風道骨的傳統面貌,以“帥大叔”形象登場。據悉,這一角色的設定歷經一年時間敲定,共修改123個版本。形象的創新性改編,創作者希望與當下觀眾審美更相契合。

  據光線方面透露,電影《姜子牙》與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幾乎同時起步,歷時四年打磨。而同為彩條屋“中國神話系列”電影,《姜子牙》與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在主題上也具有一定相似之處。兩部影片均聚焦于“天命”一詞,為姜子牙與哪吒塑造了極具現代感的英雄形象,打破了大眾的固有認知,顛覆經典。與此同時,兩部影片在故事核心上有本質區別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以“打破偏見”為主線,講述哪吒生而為魔被世人誤解,最終逆天改命的故事。而《姜子牙》是以“堅守初心”為主線,講述“眾神之長”被貶下凡后找尋自我的故事,兩者探索的是不同方向的深度現實命題。

  此前,光線彩條屋總裁易巧曾表示,未來彩條屋要構建一個“中國的神話宇宙”,除《姜子牙》外,“中國神話系列”已有新電影正在籌備中。去年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導演餃子也曾透露,自己已經在打磨《哪吒2》的劇本。

  《新封神之哪吒重生》:3千年后對哪吒的新解構

  本周,由追光動畫制作出品、趙霽執導的東方魔幻巨制《新封神:哪吒重生》曝光“浴火重生”版概念海報,宣布進軍2020年暑期檔。作為追光團隊的第五部作品,也是導演趙霽繼票房口碑佳片《白蛇:緣起》后精心打造的又一全新國漫,《新封神:哪吒重生》在官宣的時候卻遭遇了網友“碰瓷兒”的質疑。

  事實上,影片的出品方追光動畫在國產CG動畫行業算是排頭老兵的陣列,從《小門神》開始,一路奉上了包括《貓與桃花源》《阿唐奇遇》等精良之作。上一部《白蛇:緣起》票房4.55億,榮登2019年國漫票房第二名,也算得上一部國漫小爆款。

  《新封神:哪吒重生》由《白蛇:緣起》原班人馬打造,從2016年籌備至今,創作和制作長達四年。導演趙霽表示,這次是一個非常有難度和挑戰性的題材故事,技術上做了很多新嘗試,無論從故事創作還是CG制作、視覺風格都有很大的突破。這不僅是追光團隊面臨的巨大挑戰,在中國動畫領域也是史無前例,首度以這種新穎的形式詮釋東方超級英雄。據悉,追光制作團隊自2017年,就開始做相關的技術探索測試,希望從奇幻世界觀的構建到角色表演動作的設定、熱血畫風的呈現都可以給觀眾沉浸式觀感體驗。所以說,兩部“哪吒”起步時間差不多,追光動畫這邊制作上晚了一步,倒還真不能算是“蹭熱度”。

  雖然都是對哪吒這一傳統形象的顛覆性改編,但顛覆的方式其實非常不同。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還是在封神榜原本的時代和框架之內,《新封神:哪吒重生》則已經完全“改朝換代”。根據網絡上的劇情簡介,“故事發生在‘哪吒鬧海’的三千年后,哪吒再度重生,這一世的他將面臨怎樣的挑戰?一個新的超級英雄正在悄然誕生……”重生的哪吒將是一個發生在當代的故事。

  回想追光動畫的第一部動畫《小門神》就是將中國神話做現代解構故事, 而從片名似乎也可以推斷,主創團隊對《封神榜》這一IP很有興趣,這應該是一個系列,哪吒只是其中的一條線索。據片方發布的官方介紹,“影片立足于經典IP《封神演義》,對傳統文化展開了深入研究。同時,在打造的全新世界觀里,不同于以往傳統的古典中國風,創造性地融合了近現代時尚元素,顛覆大眾對傳統國風動畫的認知,打造中國本土的超級英雄。”

  不過相比彩條屋,“追光出品”在票房表現和觀眾緣方面似乎總還略遜一籌,不知在新的“封神宇宙”里能否“重生”。

  烏爾善《封神》 :30億巨制國產神話史詩

  2020年,最值得期待的國產電影,許多人會說是烏爾善的《封神》。

  盡管2016年群星薈萃的《封神傳奇》一度給這個IP蒙上“陰影”,之后幾年里與此有關的幾部作品也都乏善可陳,以至于“封神”二字在觀眾心中差點成了“爛片”代名詞。但烏爾善在觀眾心中是有口碑的。2015年的《尋龍訣》讓他成為許多人心中拍奇幻大片最靠譜的導演之一。而相比動畫選擇單一人物的角度進入,烏爾善選擇用三部曲的體量呈現這一傳統神話的史詩感,三部影片的名字分別為《封神三部曲之妖亂國殤》、《封神三部曲之魔道爭鋒》、《封神三部曲之封神天下》。影片采取三部連拍模式進行制作,將于2020年、2021、2022年上映。如果做成,無疑是能再度開創中國電影新類型的一次“壯舉”。

  烏爾善拍《封神三部曲》堪稱這些年華語電影的“巔峰巨制”,烏爾善作品不多,但在拍攝“神話”這個題材上卻很有發言權,2012年由他執導的《畫皮2》在中國內地獲得7.26億票房,刷新華語電影12項票房紀錄。2015年執導《尋龍訣》,由陳坤、黃渤等人主演,最終獲得16.79億的票房,成為當時華語電影歷史票房亞軍。

  烏爾善從2012年就想拍《封神》,但影片制作過于宏大,預算也難達預期,在當時中國電影市場還沒有完全“燒熱”的情況下,烏爾善只能等待。而三年后《尋龍訣》的成功給了他機會和底氣。

  據悉,主創團隊曾用五年時間打磨劇本,故事改編主要基于明代神魔小說《封神演義》及南宋話本《武王伐紂平話》的內容。影片忠實呈現了民族文學經典的傳統氣韻,細節之處皆有考據作為支撐。美術方面,烏爾善也曾表示,他為《封神三部曲》建立了一套獨有的美學體系,以元明道教水陸畫作為基礎,融合商周青銅器美學元素以及宋人山水,將中國經典的美學形態融合再創作。

  上月發布的預告片中,黃渤、費翔、李雪健、夏雨、陳坤、袁泉等明星大咖悉數亮相,造型顛覆、質感雍容,驚鴻一瞥的30秒,給觀眾留下十足的懸念。

  另一方面,作為一臺“史詩大戲”,影片中涉及到大量人物,烏爾善甚至為此專門辦了演員訓練營。劇組自2017年2月開始在全球華人范圍內進行了大規模的演員招募。從15000人中甄選出1400人由導演親自面試,最終篩選出二十多位年輕演員進入“封神演藝訓練營”。“封神演藝訓練營”是導演烏爾善的一次大膽嘗試,在此之前,中國電影還沒有這樣一個綜合、全面且訓練強度如此大的演員訓練營。

  《封神三部曲》是華語電影真正意義上的大制作。2018年3月22日開始搭建場景,9月5日正式開機,號稱投資30億。工業上對標《指環王》三部曲的《封神》團隊,2000人浩浩蕩蕩的隊伍在《指環王》制片顧問的帶領下,踐行著中國電影工業化的流程與水準的提升。三部電影連拍意味著破釜沉舟,甚至沒有了“及時止損”的可能。

  烏爾善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“早晚有人要去做《封神演義》這個電影的,我正好年輕力壯,那就我來做。”

  目前中國電影史上唯二的兩部50億級票房大作《戰狼2》和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都師出暑期檔,今年夏天《封神》能否扛起50億票房的大旗,本就是2020年整個華語電影行業都拭目以待的事。

  2019年年底,還有號稱“參與了《大圣歸來》和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等動畫”的動畫公司官宣了動畫《二郎神之深海蛟龍》制作的消息。雖然稍后被正式出品方發布聯合聲明表明這是和“大圣”、“哪吒”制作方都并無關系的“碰瓷”行為,但的確有關于二郎神的電影已經進入備案。

  和前些年《西游記》系列電影年年被各色改編一樣,接下來的幾年,哪吒、姜子牙、楊戩、雷震子這些人物,也要年年見了。

【環球財經網-www.nkxgdl.tw
最新文章
資訊圖片
返回頂部
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八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