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生活消費 > 營銷 >

年底打車亂象:黑車"打表軟件"計價3公里收92元

2019-12-26 11:15 來源: 新京報 
摘要: (原標題:黑車用打表軟件計價 3公里收92元) 新京報記者探訪年底打車亂象,出行熱門地區現黑色蹤影,網售出租車發票機可打真發票 12月24日,工體北路,3輛車內懸掛紅色小燈的車輛在

  (原標題:黑車用“打表軟件”計價 3公里收92元)

  新京報記者探訪年底打車亂象,出行熱門地區現黑色蹤影,網售出租車發票機可打“真發票”

  12月24日,工體北路,3輛車內懸掛紅色小燈的車輛在攬客。本版攝影(除署名外)/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

  記者在北京市稅務局官網上查詢4張發票,校驗比對結果為“相符”。網頁截圖

  黑車司機老王正在打印出租車發票。

  黑車司機用“打表”APP計價,不到3公里距離顯示92元。

  時至年底,各種節日密集到來。新京報記者于12月23日、24日、25日探訪了三里屯、王府井、后海等出行熱門地區的打車情況。面對出行高峰,各種打車亂象又浮出水面。

  12月24日晚,在三里屯工人體育場北路附近,多輛黑車亮起條狀彩燈、搖下車窗攬客。而有些黑車司機則較謹慎,看到在路邊停留的行人會低聲搭訕,以此拉客。

  在探訪過程中,記者發現與以往的黑車相比使用了“新設備”,黑車司機在手機上使用相關“打表軟件”用于記錄收費里程。而且相關數據可以自行調整以打出不同的里程數據。而“打表軟件”最終價格遠高于網約車價格。

  除了“議價”“拒載”等常見問題以外,能開“真發票”成為很多黑車的“優勢”。而且發票的金額、時間、里程等均可隨意擬定。司機表示:“這都是從出租車公司搞來的。”

  司機路邊攬客躲避檢查

  12月23日22時許,在工體北路附近路邊,很多人在寒風中等車并不停地跺腳。“太不好打車了,這都30多分鐘了還沒有司機接單。”一名男士抱怨著。

  據市民反映,工體、三里屯一帶經常有黑車出沒。在工體北路,有的“黑車”亮起前擋風玻璃正中間懸掛的各色彩燈,有的車輛用LED燈組成“空車”字樣。

  記者在上述地區探訪發現,使用網約車APP下單半個多小時并沒有司機接單,也未見空駛的出租車經過。

  “你也看見了,打不到出租車和網約車。”一名黑車司機說。因為當天三里屯附近執法人員正在執法,所以該司機不敢打開攬客燈,只能將車停放在路邊,看到路人便上前低聲詢問。

  記者向前又走了不到5米,另一名黑車司機便上前詢問,“別往前走了,這一排車要價都一樣。”

  北京上班族小倪說,他平時到三里屯、工體、王府井、后海游玩,多次因為難打車而選擇黑車,對于滿街的黑車,他表示早已見怪不怪。

  “沒辦法啊,開網約車必須要辦理網約車資質。”一名黑車司機介紹,人流量大的地方,往往執法人員也較多,他通常不會主動去這些地方接客,擔心被罰款。

  “開黑車收入與開正規網約車的收入確實沒有辦法相比,肯定會有人鋌而走險去做。”上述黑車司機說,網約車每天開十三四個小時,去掉每月租車的5000元,再去掉油費、房租、飯錢等,每個月最終拿到手里的也只有5000元至8000元,“我認識的就有之前開網約車的司機現在又回去開黑車了。”

  “的票”APP半途“跳價”

  12月23日23時許,記者以乘客身份與一名攬客的黑車司機攀談,他稱從三里屯到潘家園地鐵站7公里的路程需要支付80元路費,“也可以打表,比普通出租車稍微貴一點點,沒發票。”

  眼見記者嫌貴執意離開,這名司機緊追兩步,表示可降價到60元。在行駛中,司機掏出手機打開一款第三方出租車計價軟件開始計費。軟件頁面顯示,北京晚高峰每公里收費7.08元,但車輛在實際行駛過程中存在突然“跳價”的情況。記者計算,車輛僅行駛了2.6公里,計價器上的車費總額已經漲到92元。在車輛擁堵路段,車輛每次起步停車,計價器便上漲一元。計價器在一分鐘內價格上漲10余次,記者質疑后,司機表示按照此前商量的一口價收費。

  但是,當車輛到達目的地后,司機突然加價到500元,稱車輛實際行駛路程比原規劃路線遠,必須加錢。“你路上也沒說要加錢啊。”“實際路程就是遠了。”黑車司機開始爭辯道。黑車司機表示,自己在三里屯一帶拉活,很多消費的乘客都有一定的經濟實力,通常也不愿意因為價格爭執太久,對于司機的一口價,通常會“豪爽”地支付高昂車費。

  “黑車”出“正規”發票

  12月24日晚上11時許,一些警惕的司機看到路邊有人拿起手機疑似對著車輛,或經過有攝像頭的區域,會將攬客彩燈關閉,轉而搖下車窗與路人交談。

  24日晚,新京報記者站在工體北路路邊的一分鐘內,共有六七輛黑車緩慢停靠在路邊并詢問記者是否打車。當記者詢問從三里屯到王府井的車價時,有司機一口價“到王府井給50塊吧”,有司機拿出打車APP輸入目的地,按照優享車型的價錢要價,“滴滴價46塊,走不走?”但上述司機均表示不能提供發票。

  “走嗎?給打出租車票。”司機老王喊道。

  老王說,自己來京已經10年,京牌是早些年買車上的,“你問外地車,他們都走不了長安街,70塊錢不貴了,我給你開100的票。”

  老王介紹,自己的發票與出租車一樣,“是從出租車公司搞到的”。車程過半,老王左手控制方向盤,右手從車里掏出一個小型機器,隨即又從遮光板里掏出一張空白發票。小型機器啟動后,電子顯示屏上顯示上票,伴隨著“滋滋滋”的聲音,發票被卷進機器里,隨后老王按了幾個鍵后,發票打印完成。

  “時間是可以調的,你要是需要我給你多打幾張。”新京報記者對比發現,黑車司機老王提供的出租車發票與記者手中的真票并無太大差別,僅有存根一欄為空白。

  老王手中的發票打印機約巴掌大小,共5個操作鍵,從左至右分別為金額1、金額2、里程、設置、上紙。

  老王分別給記者開具了總額720元的4張發票,除去本次行程的發票,多開的三張共收取手續費4元,“我這一張發票紙就10塊錢本錢,200一張的,就多找你們要了10塊。”

  “敢議價多是套牌車”

  除了黑車以外,新京報記者發現,一些外觀看上去與正規出租車一樣的車輛同樣存在議價和拒載現象。

  12月24日晚間,三里屯一輛掛有頂燈的出租車司機稱計價器出現故障,無法計費打印發票。“到朝陽公園40元,沒辦法便宜。”新京報記者當時查詢到,從三里屯到朝陽公園約3.5公里,多款網約車平臺當時顯示,呼叫普通車輛的費用只需要15元左右。

  此外,12月25日0時許,王府井大街與金魚胡同交叉口附近一名出租車司機稱,自己不打表,提供不了打車小票,無論去哪里都是普通車費的3倍。12月25日凌晨,在王府井APM商場附近,不少出租車停靠在此處,但并不拉客人。“不打表,沒發票,但是跑空趟的錢你得再給我。”記者計算發現,原本僅需30元的路程,加價到了80元。

  針對上述情況,一名正規出租車司機表示,敢不打表的出租車以套牌車為最多,這些司機從報廢車回收廠購買報廢車輛,并找套牌安裝在車上。

  此外,多名出租車司機也表示上述情況確實存在。根據商務部等部門公布的《機動車強制報廢標準規定》,小、微型出租客運汽車使用8年。有出租車司機介紹,按照國家法律規定,報廢車輛是不允許再次流入市場的,而一些報廢車處理廠會不遵守規定,把報廢車以一兩萬元的價格賣出去,改裝一下再次上路。“報廢車買的時候,計價器沒拆除,有些人就會通過購買或偽造的途徑得到出租車小票。”

  追訪1

  正規發票或因丟失外漏

  黑車司機開具的出租車發票究竟是否為真呢?

  新京報記者分別刮開4張發票下方的密碼,在北京市稅務局官網上查詢,結果均顯示,該發票系北京市國家稅務局新版出租汽車專用發票,稅控后臺校驗比對結果:相符。而購票單位為北京光宇出租汽車有限公司。新京報記者多次致電北京光宇出租汽車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,但均無人接聽。

  多名出租車司機表示,出租車發票都是由稅務局下發給出租車公司,公司再分給司機們的,“但是需要拿存根那張去換,流水總額都在那張上面。”

  出租車司機陳林(化名)介紹,一卷發票是100張,一般10卷一起發,“有丟失的情況。去年年底,我車后備箱被人撬開,發票就丟了,一卷賠了200元。”

  另一名出租車司機李世(化名)表示,他們公司的發票如果丟失一卷要賠500元,“不光這樣,還得登報寫遺失聲明。”李世推測,黑車司機們手中的空白發票很有可能是以發票丟失的名義流出的。

  追訪2

  出租車發票機網上可購

  黑車司機老王說,自己的發票打印機器是300多元買來的,但從哪里購買其拒絕透露。

  隨后,新京報記者在電商平臺搜索與出租車相關關鍵詞發現,有商家以出售打印機色帶的名義銷售發票打印機。簡單咨詢后,商家向新京報記者發來了發票打印機的操作視頻。新京報記者發現,視頻中的機器與黑車司機老王手中的發票打印機為同款產品。

  商家在演示視頻中稱,“發票打印機會感應發票上的黑塊自動停止,然后可設置上車時間,設置金額、里程。調整好后就可以直接打印。”商家還表明,“所打發票跟正規出租車發票是一樣的。”

  商家介紹,發票里的車牌都真實有效,可以設置好城市發給買家,價格是380元包郵,“機器里面有1000組當地出租車車牌可以隨機打印,也可以隨意設置更改”。

 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,該店鋪售賣的此產品月銷41件,共88人給了好評。

  ■ 律師說法

  運營黑車涉嫌違法嚴重者可追究刑責

  針對上述調查情況,京衡律師集團上海事務所律師余超介紹,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》第六十三條規定,未取得道路運輸經營許可,擅自從事道路運輸經營的,由縣級以上道路運輸管理機構責令停止經營;有違法所得的,沒收違法所得,處違法所得2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罰款;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2萬元的,處3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的罰款;構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責任。

  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表示,非法運營黑車嚴重擾亂市場秩序,涉嫌非法經營,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》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,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并處或者單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。非法出售或者購買偽造增值稅專用發票的,在法條中均有體現,其中最高可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,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。

  韓驍提示,黑車并不只是非法運營的車輛,對于乘客來說,還潛藏著巨大的財產安全風險及人身安全風險。乘客消費者應提高安全意識及防范意識,切勿貪圖一時便宜乘坐黑車,應時刻謹記選擇正規的客運車輛,保障自身財產安全及人身安全。

  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劉名洋 實習生 吳淋姝

【環球財經網-www.nkxgdl.tw
最新文章
資訊圖片
返回頂部
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八位